欢迎来到湟源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[登录]
当前时间:
中国-湟源 | 湟源县政府门户网站
  • 政务要闻
  • 政务公开
  • 领导之窗
  • 清爽湟源
  • 民政互动
  • 投资湟源
  • 专题专栏
  • 首页>新闻>政务要闻>媒体报道

    丹噶尔街头腊八香

    来源:青海日报  日期:2018-02-09  信息员:昝春梅  签发领导:王永旭  浏览:0次  打印

    梁延芳

    冬至过后,按故乡习俗,便要早早准备“腊八”了。腊八即腊月初八,古为“腊日”,俗称“腊八节”。家乡湟源的腊八是青海河湟地区最为古朴纯正的,故每年都有“腊八民俗文化节”在县城举办。每到此日,游子早早归乡,远客纷至沓来,大家汇集一起,只为喝一碗纯正地道的腊八粥。

    “腊八粥”是我们青海人爱喝的一种热粥。按传统习俗,腊八节要煮粥,以米、豆、粟等八方食材熬煮。也许是缺米的缘故吧,青海人一般不煮米粥,而是就地取材,做麦仁饭。麦仁饭和腊八粥做法基本一样,只是换了食材而已,所以人们仍然把麦仁饭叫作“腊八粥”或直称为“腊八”。

    做腊八要选好时节。每到数九寒天,湟水河里的冰冻结实了,人们便拿上锤子,在那厚厚的冰面上凿出一个冰窠,放入已用温开水淋好的小麦,舂皮去麸,筛簸干净,此时,簸箕中那一粒粒玉白色的东西便是麦仁了。脱皮后的麦仁,个个白嫩饱满,一盆子一盆子地放在冰上,吸引着孩子们的眼球,更是诱惑着他们小小的却是亢奋的肠胃……

    及至将舂好的麦仁拿回家去,放上切好的肉丁,和着葱姜调料炝好锅,再用温火慢慢熬煮,一锅绵软可口的腊八粥便做成了,此时,不妨放一些切碎的香菜、葱叶之类,如此,原本香醇的腊八就更加色泽碧嫩,香气扑鼻了。

    童年的记忆里,湟水河的冰结得很厚,那天空也是很高很远,看上去明净澄澈的样子。过了冬至,最快乐的事莫过于跟着大人到冰滩上去舂麦仁了。小家伙们跑来跑去,叽叽喳喳,像一群散落在河滩上玩闹的小雀,大家先是用冻得通红的小手去掰腊八夜里要吃的最干净的冰块,有时冷不防一脚踩进冰窟窿,“鸡窝”(棉鞋)进水了,引来父母一通呵斥,但过不了多久,又托着湿汲汲的鞋子去玩闹,全然不顾那冻得麻木的小脚丫……

    俗话说“吃了腊八饭,忙着要过年”。在湟水谷地,腊八更是一种预示,是春节前闲暇时节里开始采办年货的开始。在湟源人看来,无论你身处何方,还是贫富与否,快过年了,采购年货是一年里一家人最隆重也最开心的一桩事情,山货土产,总要办齐。从前,湟源地区有这样一种说法:喝了腊八粥,人就犯糊涂,买东西不将惜。是啊,劳累了一年,该是“撒一撒”(大把花钱)的时候了。你看那年货街头,大店小铺,临搭地摊,鳞次栉比,首尾相接;为了招揽生意,商家店主早早地将大红喜气的灯笼、福娃、中国结挂在了门上;各家音响店天天放着“恭喜发财”“好运来”的祝福歌曲,更有那写春联的,见缝插针,将各式各样的春联夹在廊线上……整个县城尤其明清老街红彤彤一片,人们沉浸在欢乐喜气的红色海洋里,要是你去办年货或逛市场,远远就能感受到这扑面而来的“中国红”。

    湟源自古就是“海藏咽喉”“茶马商都”。各色商品,南北通货,应有尽有,加上传统买卖的缘故,讨价还价不会遭人笑话。你看那年货市场人山人海,熙熙攘攘,就连邻近海北、海南的人也都到这里买东西、办年货。人们提着大包小包,来来往往地穿行于街市,店铺生意火爆,店主抡斤抹秤,忙得不亦乐乎。整个腊月,丹噶尔古城尽显昔日“小北京”的热闹与繁华。

    “经济搭台,文化唱戏。”在改革开放的今天,湟源县发掘传统文化,以湟水源头汉藏结合过渡带的“茶马商都”“排灯之乡”等特色文化来招商引资,开拓市场。“腊八”作为独特的原生态民俗文化,又寻回了它固有的市场。按“腊八施粥”的传统,腊月初八这一天,丹噶尔明清老街的腊八粥是免费施放的。一大早,施粥人在店铺地摊前,支一口大锅,生上炉火,滋滋地熬煮着地道的腊八粥。那诱人的香气,从半旧的锅盖缝里冒出来,合着暖暖的烟火味儿,驱散了寒气,弥漫在整个老街,为原本就热闹非凡的年货市场带来了别样的年味儿……倘若你端起一碗粥兴冲冲地站在那里,你会看到自拱海门至迎春门,从城隍庙到火祖阁,遍处都是施粥喝粥人。近些年,县上为了营造气氛,传播文化,还原老街风貌,施粥人身穿青布长衫,头戴瓜皮小帽,肩搭一条白毛巾,显得古朴清秀,干净利索。眼前景象,一时让人思绪飘飞,驻足品粥的工夫,感觉自己已经穿越到了唐宋年代,那一番远年的盛景啊,确实令人心醉神迷……

    “来碗腊八”!“好—嘞”!未尝美味,先暖人心。施粥人麻利的动作,地道的湟源话,让你倍感亲切;双手捧碗,腊八粥热气扑鼻,小吮一口,尚未咀嚼,喉咙处童年的记忆已被唤醒,仿佛自己又是那个在湟水冰滩上跟着大人舂麦仁的孩子,那个守在灶台边舔着小嘴等着喝腊八的孩子,顿时,鼻息间酸酸的,心底却是暖暖的……

    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望着城隍庙、关帝牌坊年久斑驳的飞檐斗拱,踩着脚下不知踩了多少次的青石板,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回到家的感觉。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,此生今世,无论身在何方,也无论工作多忙,都忘不了这古老的丹噶尔,清清的湟水河,忘不了这碗热气腾腾的腊八粥……

    喝完腊八粥,跟在人群中,沿着老街看一看“厅署大老爷巡街”,到文庙拜一拜“万世师表”孔圣人,听一路排灯故事,品远古羌风流韵,再提上一壶正宗的老陈醋,到东门红绣楼下抢“陈员外”家大小姐抛下的红绣球,平民之乐,在于斯矣。

    “腊七腊八,冻死寒鸦”。这滴水成冰的天气的确冷了些,但丝毫挡不住人们过年的匆匆脚步。喜气的节日,热闹的市场,高大威严的城楼,以及急不可耐的孩子们提前放响的鞭炮声……一切的一切,仿佛都被融入这浓浓稠稠的腊八中慢慢地熬煮,一经搅动,便会飘出浓浓的香来……

    友情链接